當前位置:主頁 > 牛刀最新文章 > 牛記茶坊 > 牛刀:郭金龍、張廣寧、許宗衡與高房價瑣議
200901/14

牛刀:郭金龍、張廣寧、許宗衡與高房價瑣議

很高興,一大批官員已經意識到高房價對中國經濟和中國社會的危害。我們也看到,在一線城市中,除了上海,先有廣州市市長張廣寧的錚錚表態:廣大市民不要急著買房,政府有能力把房價降下來。后有深圳市市長許宗衡的傲然風骨:深圳不需救樓市。現在,北京市市長郭金龍也表態了:不為高價房托市。

 

只有上海的政府行為應該受到質疑。上海是一線城市當中,經濟適用房推出最晚體量最小的城市。2006年5月“國八條”后,北京、廣州、深圳陸續推出了大量的社會保障性住宅,北京是三年 兩千萬平方米,實際執行過程中不斷擴大,2008年動工面積已經超過一千萬;廣州市是經濟適用房、雙限房推出體量最大的城市,去年已經推出近千萬平方米;深圳市先是三年9.71萬套,去年又新增五年14.7萬套,綜合平均每年400萬以上的社會保障住宅陸續推出。以上城市去年社會保障性住宅占到供應總量的30%以上。而上海呢?去年底才動工興建160萬平方米,是住宅供應總量的6%。

 

不僅如此,上海也是本次借全球經濟危機之際,為高房價奮勇托市的唯一的一個一線城市。縱觀上海市出臺的所謂新政,許多已經超出了地方政府的權限,上海拯救樓市的“十四條”政策,在稅收優惠、貸款放寬等方面做出了許多調整,力度之大,令人啞然。除此以外,上海市還借此機會整棟購買開發商的商品房,美其名說“人才公寓”;并且,上海南京東路163號地塊,是2007年著名的地王,樓面價突破8萬,當時為高房價推波助瀾,現在市場情況不好,開發商蘇寧環球卻把整塊地無成本退給了上海市政府,這難道不應該受到質疑嗎?

 

本來高房價的潛臺詞就是官商勾結盤剝民眾,沒想到,被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成思危一語道破,高房價的30%里面有一部分用于行賄。就算一萬元的房價,里面就有三千元錢,部分用于行賄。現在,地方省市正在召開人大政協會,官員表態與高房價劃清界限,也是情有可原。然而,最重要的是,不在于官員怎么表態,而在于體察民情傾聽民意確保民生。我們不要去人為的推測,經濟危機什么時候過去,而要保證在經濟調整時期民生不至于出現重大問題。所以,以金融的市場的手段,督促開發商降價銷售就變得非常重要。

 

無論如何,郭金龍的表態,哪怕只是一些很原則性的話,都是一種好現象。重要的是,地方政府要立足于中國樓市的改變,設法培育對民眾對中國社會發展極為有利的住宅消費市場,如果中國的民眾真正能把住宅作為正常的消費,那這種市場激發出來的生產力將是空前的,經久而不衰的。

 

無論是一線城市的三位市長,還是許多開發商和專家,已經明白了高房價對中國經濟乃至中國社會的破壞力是巨大的。遺憾的是,還有一兩個人在唱著高房價的獨角戲,任志強是他們當中的一個代表。嚴格來說,任志強只是一個小開發商,現在售的只有一個裘馬都,據講已經剩不了多少套,他的降不降價,對市場不會產生任何影響。可惡的是,他自己沒有項目卻去鼓勵其他開發商死扛房價,大有不把這些開發商送上不歸路死不甘心的勁頭,而這些開發商已經在開始體味破產前的辛酸。

請到:牛刀淘寶簽名書店

文章作者:牛刀
本文地址:
版權所有 © 未注明“轉載”的博文一律為原創,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
如果你覺得文章不錯,您可以推薦給你的朋友哦!

浙江快乐12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