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阿比索利率暴漲至60%!貨幣失信如何讓民眾“守活寡”?
201809/05

如松:阿比索利率暴漲至60%!貨幣失信如何讓民眾“守活寡”?

從2015年底開始,美聯儲開始加息,去年四季度開始縮表,在這個時間段內,國際信用市場的信用收縮并不嚴重,因為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都還在進行量化寬松,補充了國際市場的信用。

比如:今年三季度,美聯儲每月縮表(從市場中收回)400億美元,而歐洲央行量化寬松的規模是每月300億歐元,雖然美聯儲在加息周期,但對國際信用市場帶來的沖擊并不嚴重。

我經常說,新興市場國家使用的是外匯本位制,美元、歐元等外匯儲備就是本幣發行的保證金。當保證金萎縮的時候,其它變數不變,本幣就要貶值;當本幣擴張的時候,一般也需要貶值;當外債增長的時候,意味著保證金實質上萎縮,也需要貶值;當內債增長的時候(注意這點,這也是很多國家的表現方式),在經濟增速下滑的周期,意味著本幣在未來需要擴張(才能覆蓋債務),一樣導致本幣貶值;當財政赤字擴大的時候,意味著本幣需要擴張,也會導致本幣貶值。

當然,如果出現了相反的跡象,本幣就會升值,尤其是經濟增速持續提高的時候,更會推動本幣升值。

這意味著一個核心內容,那就是多數新興市場國家的貨幣,并沒有建立自己的信用機制,本質上不具有信用,只是借用了外匯的信用而已。

因為是信用借用,當國際信用市場收縮的時候,貨幣發行保證金就很容易萎縮,自身的貨幣就會面臨貶值的壓力(這實際是失信的過程)。雖然過去幾年國際信用市場的緊縮并不嚴重,但一些國家的貨幣已經出現了大幅貶值,阿根廷比索是最明顯的一個例子:

過去五年,阿根廷比索兌美元從5.79:1跌至今天的36.997:1,貶值了84%。這時候,什么人在守候希望?什么人在“守活寡”哪?

守候希望的人包括以下幾類:

一、持有土地(有些國家實行土地國有制,不在此列)、金銀、外匯等硬通貨的人,因為本幣貶值之下,這些代表信用的財產才能讓人安穩地抵御本幣貶值帶來的沖擊;

二、擁有自己特殊權力的人,自己為社會提供的服務可以拒絕用比索支付,可以使用你認可的方式要求別人支付報酬。

等等。

“守活寡”的是些什么人呢?

貨幣貶值就會導致通脹惡化,而通脹惡化導致的一個必然結論是經濟增長低迷甚至萎縮。股權的價值取決于背后公司的盈利能力,最近幾年,阿根廷的經濟增長徘徊不前,2016年經歷了負增長,專家現在預計今年會再次萎縮1%(我估計會大幅超過這個數字),各類公司的盈利增長自然不會滿意,讓股權喪失價值。

股權的價值與利率政策緊密相關。過去數年阿根廷的利率一直很高,到2018年5月,隨著比索匯率的加速下跌,阿央行將利率提升至40%;8月上旬,隨著土耳其里拉危機的爆發,阿央行將利率提升至45%;8月30日,隨著比索再次暴跌,阿央行將利率提升至60%。

這意味著,任何持有股權等金融產品的人,其利息成本就達到了40%—60%,何況還要承擔比索貶值帶來的損失!

在不斷抬高的利率的打擊下,無數公司(尤其是私營企業)會因為現金流斷裂而破產,我們熟知的信托產品、各類股權基金(公私募)、理財產品、債券、銀行貸款等都會深陷其中,很多產品的價值會一夜歸零。

所以,這時候參與金融產品投資的人,抱著紙幣和紙幣的金融衍生品不放,就很容易讓自己的購買力幾乎一夜歸零,就是那些希望“守活寡”的人;而那些鼓吹金融產品牛市再現的人,實際就是金融騙子。

其實這個“守活寡”的道理很簡單,當一國紙幣失去信用的時候,用本幣和本幣衍生出來的所有金融產品都失去了基本的價值,你再緊緊擁抱她,就只能“守活寡”。

“阿根廷式”的災難結束了嗎?“守活寡”的遭遇到頭了嗎?

不是,未來將是更深重的危機,而且會有更多的新興市場國家加入委內瑞拉和阿根廷的隊伍。

無論美聯儲未來是否會繼續加息,但縮表大概率還會繼續,而歐洲央行將從今年底結束量化寬松,明年將很可能進入收縮。日本央行、英國央行、加拿大央行很可能會同步收縮,這才是國際信用市場最黑暗的時候。當國際信用市場同步收縮的時候,才是新興市場貨幣最危險的時期。

特朗普正在威脅對歐洲的汽車增加關稅,其核心目的是逼迫歐洲央行早日收縮,因為一旦實施了汽車關稅之后,歐元的低利率政策就失去了意義,甚至成為特朗普增加汽車關稅的借口。

而一旦歐洲央行開始收縮,在美聯儲縮表、特朗普不斷進行貿易戰(貿易戰可以壓制美元資本外流,緊縮國際市場的美元流動性)的共同作用下,國際市場將出現劇烈的信用緊縮,多數新興市場國家的貨幣將出現劇烈的紙張化過程,阿根廷比索這樣的貨幣面臨的是更猛烈的貶值!更多國家的貨幣都會卷入其中。

當更多國家的紙幣喪失信用、失去購買力的時候,那些迷信紙幣和紙幣衍生的金融產品的人們,會集中失去自己的購買力,就是集體“守活寡”。

發達國家的人們在未來也會面臨“守活寡”的壓力,但與新興市場國家的人們,守活寡的程度或有不同,因為它們可以自由地選擇持有土地、金銀和外匯,選擇的余地更多,“守活寡”的壓力也就輕一些,時間點也會晚一些,但這不是今天要討論的課題。

之所以全世界的多數人都會“守活寡”,關鍵在于次貸危機之后各國央行肆意印鈔,美其名曰保經濟增長,這就讓各國的債務空前膨脹。

在全球產能過剩的壓力下,經濟增長會持續低迷,導致這些債務根本沒有償還能力,而且絕大多數國家的政府債務根本就沒有償還的動力和可能性!只能通過通脹(紙幣貶值)來化解債務問題。

當通脹不斷發展之后,政府的財政赤字又會創造新的債務,紙幣貶值和債務新生形成了螺旋式推動,紙幣走向紙張化,這是現在的阿根廷和未來的很多國家都要行駛的道路。

貨幣失信一直是人類史上最重大的危機,本世紀以來就有津巴布韋和委內瑞拉進行了生動的演繹。如果是一個進行外匯和金銀管制的國家,同時又實行土地國有化,就會形成讓人無法逃脫的牢籠。

一旦再不能將自己的有形資產轉化為無形的能力,就只能“守活寡”。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權所有 © 未注明“轉載”的博文一律為原創,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
如果你覺得文章不錯,您可以推薦給你的朋友哦!

浙江快乐12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