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新世界大戰”從這里點燃?
201906/12

如松:“新世界大戰”從這里點燃?

以往兩次世界大戰,背后運行的脈絡都可以清晰地看到爭奪原油的軌跡,二戰中德國進攻蘇聯和日本入侵東南亞,目的顯然都是為了獲得原油。所以原油不僅是工業的血液,也是國際政治與軍事的聚焦點。

5月29日,中石化董事長傅成玉發表了題為《中國要把能源安全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演講。主要表達的是兩點:一、做好短期石油斷供準備,通過市場手段,加大對外合作,創新合作方式,創新儲備方式,規避短期風險;二、在戰略和長遠上,立足于中國自己。爭取在10至15年內實現能源基本自給,也就是80%以上的能源靠自己供應。“我們有基礎,也有條件去實現這一目標”。

本人在過去兩年中多次說到原油的供給問題,這是中國經濟進一步增長和對外關系的支點,甚至可以說是核心。好在像傅成玉這樣的重量級人物開始關注了能源安全問題。實現能源自給,必須上升到國策的高度。

當今世界風云變幻,外在似乎是雜亂無章,但從原油上卻可以看到清晰的脈絡。特朗普開啟毛藝占后,據路透6月6日報道,美國原油生產商可能已經丟掉了中國市場,但卻進入了其它亞洲重要石油消費地區。根據路孚特(Refinitiv)船運追蹤和港口數據,今年1-5月僅有兩批船貨共計387萬桶原油運抵中國,平均下來每天僅有2.56萬桶,不及上年同期33.2萬桶/日的一成。可美國運抵亞洲的原油并未因此而減少,今年1-5月,美國運抵亞洲的原油總計107萬桶/日,較2018年同期的63.2萬桶/日上升69%,這說明美國向亞洲出口的原油增加了。

那些國家增加了哪?1-5月韓國進口了35.6萬桶/日美國原油,上年同期則為7.72萬桶/日。此外,印度自美國的原油進口從3.28萬桶/日增加至19.6萬桶/日,日本從3.08萬桶/日上升至7.6萬桶/日,包括新加坡在內的東南亞地區,從7.15萬桶/日增加至19萬桶/日。整體而言,今年1-5月,韓國、印度、日本和東南亞總共從美國進口原油81.8萬桶/日,是上年同期21.23萬桶/日的四倍。可以說,上述國家在將美國列入重要的原油進口渠道,而美國原油在快速搶占亞洲的需求市場。

由此可見,原油戰略是美國經濟與軍事的核心戰略,也是毛藝占的核心。

未來,美國原油可以繼續搶占歐洲和亞洲原油市場的核心取決于何處?當然是波斯灣。

自從美國不再豁免歐亞國家自伊朗的原油進口之后,波斯灣的局勢就日趨緊張,很多人認為美國的目標是推翻伊朗,一場大戰不可避免,這種觀點并不貼切。美伊局勢的緊張,就讓波斯灣沿岸的沙特、阿聯酋、科威特、巴林、卡塔爾等國面臨更嚴重的威脅,這些國家就會要求美軍加強在上述各國的軍事存在,并加強彼此間的軍事合作,美軍對波斯灣和運出波斯灣的原油的控制力就會越來越緊。未來有兩種走向:第一,伊朗挺不住這種高壓的封鎖態勢,自己或通過代理人不斷挑動戰爭,此時,傷害的是波斯灣各國和歐亞各國的利益,伊朗就會被孤立,那時,美國可以名正言順地拉攏狐朋狗友發動一場對伊朗的戰爭(以海空軍的軍事行動為主,然后扶持庫爾德人和反對派,很可能類似南斯拉夫戰爭。美軍不可能像伊拉克戰爭一樣大規模出動陸軍)。在這種軍事實力對比的情形下,伊朗很難戰勝,最終的結局很可能是美國完全掌控波斯灣,當然也就掌握了波斯灣原油的分配權和定價權。戰后的原油分配格局中,美國必然優先照顧自己的一眾狐朋狗友,本質是進行坐地分贓。第二,伊朗頂不住壓力與美國再啟談判,美國的唯一目的是通過談判達到上述目的,依舊是希望牢牢掌控波斯灣并掌握原油的分配和定價權。

現在,歐洲尤其是法國似乎與美國離心離德,德國在貿易問題上愿意向美國妥協,英國永遠是美國的盟友;亞洲國家在一系列國際鄭智與貿易問題上似乎無所適從,各走各的路,也有些國家在左右搖擺,這讓歐亞局勢處于混沌期。可一旦美國在伊朗問題上得手之后,基于歐亞國家都有極高的原油對外依存度(主要依靠波斯灣),歐亞國家在國際軍事、貿易問題上還有多少向美國討價還價的余地?所以,外表看起來像筒子一樣的川普,下的是一步大棋,與這步棋比起來,無論毛藝占還是科技占,都顯得無足輕重。

 

對歐亞國家來說,最重要的是三個點:波斯灣、馬六甲和蘇伊士運河

伊朗雖然是重要的產油國,但其原油產量和出口量在世界上的占比并不大,比如,在解除制裁后的2016年8月,伊朗總統魯哈尼說伊朗當前的原油產量為385萬桶/日,出口量為123萬桶/日,這個數量與俄羅斯、沙特、美國相比不是一個量級,還低于伊拉克(日產446萬桶,2018年)、加拿大(日產423萬桶,2018年),現在其出口量已經遠低于100萬桶/日,對世界原油市場的影響很小,所以伊朗的原油產量和出口量在世界上并不具有很高的地位。比伊朗原油產量和出口量更重要的是伊朗在波斯灣的地理位置,它控制著整個波斯灣的一半海岸線(下圖),只要伊朗不妥協,美國就無法完全掌握波斯灣,也無法完全掌握波斯灣的原油分配權和定價權。

很多人認為,美國要打爛伊朗,消滅**證券,個人認為它才沒這樣的興趣。無論是通過談判還是戰爭,它都只有一個目的——通過建立伊朗一側的軍事基地、完全控制波斯灣,此時,波斯灣就成為了它家的“自留地”,通過控制波斯灣原油的分配權和定價權為美國本土的原油的有序擴張而服務。

軍事爭奪,永遠是國家間博弈的最高形式。

如果任由美國在波斯灣得手,就相當于美國攥住了歐亞各大國的心臟部位,決定了各工業化國家的產能利用率,也掌握了引爆各國債務問題的引信,這對所有國家都是嚴重的威脅。一旦有主要國家奮起反擊,就必然會點燃一場新的、卷入世界主要國家的世界大戰。

或許也可以說,美國佬正在伊朗在引爆戰爭,這場戰爭與敘利亞戰爭不同,誰都無法置之度外。在這種戰略局勢下,歐亞國家有原油短期斷供的擔憂是十分正常的。

形勢錯綜復雜,在此情形下,中國必須通過廣結盟友遏制美國人的原油戰略,捍衛自己的能源安全,保證自己的可持續發展。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權所有 © 未注明“轉載”的博文一律為原創,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
如果你覺得文章不錯,您可以推薦給你的朋友哦!

浙江快乐12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