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黃金大漲的背后,暗藏重重危機!
201906/18

如松:黃金大漲的背后,暗藏重重危機!

近日,上海黃金期貨連續突破3年半時間的震蕩盤整行情,創出6年來的新高,在月線級別上形成突破走勢;紐約黃金價格距離2016年7月的高點1377.50美元/盎司也僅僅一步之遙,形成月線級別的突破指日可待!(見下圖)

黃金牛市就這樣不可阻擋地到來了。那么,這對世界經濟而言,究竟意味著什么呢?我的看法是,雖然各個經濟體情況有所差異,但黃金的大漲,極有可能意味著全球進入到了一個大滯脹時代。

因為,就基本面來說,黃金的向上突破,意味著全面通脹時期的到來。

大家都知道,黃金是一般等價物,是衡量所有商品價格的基準,而紙幣是銀行券,其價值是時刻變化的。

當金價大漲的時候,也就意味著紙幣所代表的價值,相對所有商品價值的全面下跌,即所有商品價格全面上漲時代的到來。

滯脹時代,黃金成為避險港

我認為,此番黃金之所以形成如此大級別的突破走勢,是過去一些年醞釀的結果。

首先,次貸危機之后,全球央行以歷史上從未有過的速度與規模印鈔,也就是以歷史上從未有過的速度給各個經濟主體(政府、企業和個人)加杠桿,讓全球的債務規模空前膨脹。

國際金融協會在自己的報告中稱,截至2018年底全球債務總計約243.2萬億美元,2018年底債務與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率為317%。

關于當前全球債務的高低,時下很多經濟學理論都會討論到,但比理論更具說服力的是,現實經濟生活中正在發生的一些現象:

當前,歐洲、日本、韓國的制造業指數和進出口持續走弱,美國今年的經濟數據開始走差,全球汽車銷售量連續下滑……說明受債務壓力的影響,下跌的時代到來了,也說明今天全球的債務率,已經達到了不可承受的水平。

所以,2018年的全球債務率就是一個閾值,臨界點到了!因為全球的需求開始整體性下滑(個別國家、個別商品品種的需求,從2018年之前就開始下滑了)。

需求不斷下滑的時候,就會導致一系列嚴重的問題:政府財政、企業和個人的收入都會下滑,一些政府不斷喪失財源就會難以運作下去,企業不斷失去利潤就會導致股價下跌或破產,個人失業或收入下滑就會在房地產市場上不斷違約形成泡沫破裂,最終也會在銀行系統積累海量的壞賬。

面對政府無法運作,銀行業因壞賬不斷積累喪失流動性從而導致大規模信用危機的時候,各個經濟體怎么應對?只能繼續加大力度印鈔了。

這一時期所印的鈔票與以前所印刷的鈔票具有本質的不同,因為經濟領域已經無法加杠桿,也就無法給紙幣注入信用,這些鈔票純粹是為財政危機和銀行業危機而印刷的(也就是說,鈔票進入社會的路徑發生了改變)。

久而久之,就會導致信用嚴重不足,人們對這些不具有充足購買力的紙幣的懷疑、恐懼就會不斷形成與發展,就會進入黃金中避險,推動黃金牛市的形成與發展!

美國經濟因何不斷爆發危機?

那么,從投資角度來說,面對今天如此殘酷的形勢,各個經濟體(的民眾)該怎么做呢?

全球需求下滑,內在的含義就是經濟增速下滑,而政府又必須用印鈔機覆蓋政府和銀行業的債務,結果當然就是經濟領域的滯脹!

先來看自由市場經濟的典型代表——美國。美國的一大特色,在于美元的發鈔行——美聯儲——的股權結構極其復雜,是私人持有主要的股權。如若在今天的情形下,直接將美國政府的債務貨幣化,或者為美國政府的財政赤字買單,就會導致美元的信用急速下滑。

美國本質上有兩種法定貨幣,一種是美元,一種是美國鑄幣局鑄造的金幣。

當美元信用急速下滑的時候,就會被社會所拋棄,美聯儲這家公司也就破產了,這當然是股東們無法接受的事情。美國歷史上頻繁地爆發經濟危機,本質上都是美聯儲無法也不能為財政赤字、銀行業壞賬肆意買單的結果。

比如在次貸危機中,它無法為雷曼買單,直接導致次貸危機的爆發,危機爆發后各種債券價格暴跌,美聯儲通過三次量化寬松購買債券又拯救了危機。

這里的差別是,在危機之前,債券價格在高位,一旦美聯儲大量吃進,將來需要拋出的時候就會形成虧損,美聯儲這家公司的資產負債表就會惡化,美元的信用快速喪失,美聯儲就會面臨生存的威脅。

但危機爆發之后,債券價格跌到低位,它可以通過購買債券為市場注入流動性,這些低價債券在未來拋出的時候可以盈利,就可以保護美元的信用,保證美聯儲可以不斷生存下去。

所以,在世界歷史上,美國平均大約8年就會爆發一次經濟危機或金融危機,實際上是美聯儲的特性所決定的。因為它必須首先保護自己,然后才能應對美國的經濟危機或財政危機。

這就決定了在危機形成與發展的階段,美國政府是無助的。

所以,為了自己的財政收入,川普政府從去年就開啟了對世界的貿易戰,本質是阻擊國外產能的過度輸入,核心是保護美國的財政收入。也因為無助,川普在過去一年中不斷怒噴鮑威爾。

換句話說,美聯儲只有在確認危機已經爆發之后才會降息,而此時債券價格已經在低位或者至少在相對的低位。

所以,對于類似美國這種奉行自由經濟的國家、尤其是有美聯儲這種特殊央行的國家,此時投資者的選擇只能是:

第一,進入黃金、國債市場避險。于是,我們便會看到,從去年9月開始,美國十年期國債價格不斷上升,從今年4月底開始更是加速上升;幾乎與此同時,黃金價格也開啟了新的升勢(見下圖)。

對市場節奏把握能力強的人,當然也可以實現逐利。

第二,現金為王,等待資本市場暴跌之后,進場投資。

新興市場國家的唯一選擇

而對于許多新興市場國家的投資者來說,情況則大不相同。這些國家沒能力選擇通貨緊縮:

首先,一旦爆發通貨緊縮,政府財政就會立即面臨危機;

其次,大多數新興市場國家,都是以投資驅動經濟增長的經濟體,通貨緊縮往往意味著需求下滑,并復合各種生產要素價格的快速下跌,這將導致以往的很多投資成為無效的投資,巨額的壞賬在銀行系統猛烈地爆發,這顯然也是政府所不允許的。

于是,走向通脹成為了這些國家的唯一選擇。這也正是很多經濟體(也包括歐元區和日本),在2015年底開始的美聯儲加息周期中卻在不斷寬松貨幣的原因所在。

到了今天這個階段,由于需求萎縮會對財政收入形成持續的壓力,通脹便只能會繼續加速。對這類國家的投資者來說,投資黃金產品(礦山、股權、實物、杠桿產品等)和基礎原材料、食品等是唯一選擇。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權所有 © 未注明“轉載”的博文一律為原創,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
如果你覺得文章不錯,您可以推薦給你的朋友哦!

浙江快乐12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