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鵝毛時代
201809/27

如松:鵝毛時代

當歐美開始減稅的時候,本人就說部分新興市場國家只能加稅,現在很多國家的稅賦在快速增長。這是全球產能過剩和以往十余年來各國飛速印鈔所帶來的必然結果。

部分新興市場國家的貨幣在飛速貶值,如果您看媒體的說法,無外乎是美聯儲加息、川普開啟毛衣戰、各國國際收支危急等原因,但本質的原因在于各國內部本幣發行太多(形成天量的債務)所導致。我們知道,貨幣高速發行形成巨量的債務,實際是ZF把將來很多年的收益借到現在花光了,當無法繼續借將來的收入的時候(債務危機),ZF能怎么辦?要么直接在鵝身上加稅,增加自己的收入;要么就是繼續印,加速拔鵝毛。

雖然目的是明確的,但怎么即拔毛又讓鵝快活,就是每一家的技術,這是技術專家們大顯神通的時代。

既然是各顯神通,就注定加稅的方式是不同的:

第一類是加征關稅,以提高進口關稅為主。

2月1日,印度上調部分進口商品關稅稅率,并于2018年2月2日正式生效。主要包括:一,對進口產品征收10%的社會福利進口附加稅(這是對所有進口商品進行普征,創造這個美好名詞的人應該得到獎勵);二,提高進口食用植物油、部分勞動密集型產品、塑料塑膠產品、手機和零部件、液晶顯示器、汽車零部件等商品的關稅。上周三,印度鋼鐵部已提議提高鋼鐵進口關稅。

9月19日,老朋友巴基斯坦的新總理伊姆蘭•汗(ImranKhan)宣布,巴基斯坦將提高5000種商品的進口關稅、削減基礎設施項目支出,以平衡其預算。巴基斯坦財政部長阿薩德•奧馬爾警告巴基斯坦已“處于危機的懸崖邊上”,并宣布對高收入者加稅,對工薪族來說,年收入超500萬盧比(合4.15萬美元,月收入約2.4萬人民幣)的,所得稅率將從15%升至25%;對非工薪族來說,年收入超500萬盧比的,所得稅率將升至30%。

進口稅率的提高,會導致進口商品價格上升,降低了人們收入的購買力,這是加稅的典型手段。

當然,世界各國正在進行轟轟烈烈的毛衣戰,就在人們樂呵呵看熱鬧的時候,進口商品價格上漲了,“稅”悄悄爬到了自己身上了,鵝毛歡快地拔走了。

第二類是內部“挖潛”,提高稅收

一種是直接加稅,比如:2018年5月25日,巴西卡車司機持續舉行全國大罷工,抗議燃料價格上漲,多地出現用油危機。因為燃料是最基本的生產與生活資料,每個人都要分擔不斷增長的燃料稅。雖然當今的國際油價與2006-2007年相近,但很多國家的本幣油價已經遠高于那時,“桶貴了”是一種普遍現象,“桶”就是加稅的手段,因為“桶”在巴西ZF手中。

但用“桶”加稅太粗魯,達不到讓鵝歡快的目的。

另一種是間接加稅。比如,將一些國民經濟的支柱行業收歸國有,這就形成了更多的壟斷價格,從而實現壟斷利潤,這些壟斷利潤就可以進入財政。

南非的同志們勇于探索,直接把白人的土地沒收了,土地這個行業,應該是最重要的行業,向勇于探索的南非同志致敬。

這些做法雖然讓部分人不快活,比如被沒收土地的白人,被國有化的老板,但很多黑人和草民是開心看戲的,鵝歡快了。但土地和這些行業被壟斷的時候,鵝毛也被拔走了。

第三類加稅是更粗魯、更粗暴的方式。

通過提高商品價格加稅太麻煩,直接印鈔是最省事,也最直接。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有一個很獨特的經濟理論。去年10月,土耳其的年度核心通脹率就達到了11.8%,為13年來最高水平。按照傳統經濟學觀點,土耳其央行應當大幅加息來抑制通脹過快增長。然而埃爾多安卻認為,高利率是導致高通脹的罪魁禍首,甚至將加息、降息上升到了鄭智的高度,說不降息“等同于叛國”,土耳其央行行長注定只能到局子里面吃飯了。埃爾多安的首席顧問之一還發表專欄文章對埃爾多安的“理論”進行論證,最終的結論是:“在土耳其這樣的國家,推高通脹的最大因素就是高利率,用加息來遏制物價無疑是“火上澆油””。

不服不行,也不敢不服,如果你有疑問,建議去問局子中的央行行長。

根源在于利率這個玩意,最終取決于基礎貨幣的數量,加息的時候就需要嚴控基礎貨幣的發行,而降息的時候就需要加速發行。當加速發行基礎貨幣的時候,埃先生就會得到很多的財政收入(渠道太多數不勝數),建立起自己大帝的地位。埃爾多安你先生有必要創造獨特的經濟理論,因為可以讓土耳其鵝歡快一些。帶來的后果就是土耳其里拉不僅在歷史上創造笑話(曾誕生2000萬元的紙幣),現在依舊屬于笑話家族的一員,英倫的卓別林先生如果到了土耳其也會郁悶,哪有這樣搶飯碗的?

土耳其是很有特色的國家,最不缺的應該是錢。當初的2000萬元紙幣,在2005年1月1日被一次性去掉了6個零,相當于今天的大約3.3美元,這就是當時兩千萬富翁在今天的身家。

在埃爾多安先生的理論指導下,土耳其里拉兌美元從去年10月的3.7894:1貶值到現在的6.17:1,貶值幅度達到38.5%

也有很多人愿意把貨幣貶值當成笑話看待,估計很多土耳其鵝們也是這心態,咱又不去美國,那個比值和咱無關。就在人們開開心心之中,鵝毛歡快地被埃爾多安先生拔走了。貶值的背后是埃先生多印了鈔票,他兜里增加了很多錢,但物價上升導致土耳其鵝收入的購買力下降,實現了購買力的轉移。

歡快的鵝,被拔走了鵝毛。

埃先生是這一行當中“出類拔萃的”人物,因為有自己的“理論”,那些沒理論的也沒閑著,委內瑞拉、阿根廷、巴西等都是三好學生。

這是個屬于鵝毛的時代。很多人會罵別人(埃爾多安等人),其實把你換到埃爾多安的位置,估計也會干一樣的事。因為在次貸危機之后,各國央行以癲狂的速度加印鈔票,意味著以最大的限度透支未來,當無法繼續透支(債務危機)的時候,您怎么選擇?拔鵝毛就是唯一,技術上的差別只是誰能讓鵝更歡快一點而已。

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天天想著拔鵝毛,小民就會走向貧窮,就不可能邁入發達國家的行列;只有那些保護鵝的國家才有可能邁過中等收入陷阱,進入發達國家的行列,這是最終的邏輯關系。

鵝毛雖輕,關系重大。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權所有 © 未注明“轉載”的博文一律為原創,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
如果你覺得文章不錯,您可以推薦給你的朋友哦!

浙江快乐12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