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TAG標簽 > 城市印象
2007 11/10

牛刀:深圳空城猜想

  很多朋友認為我的帖子是在唱衰深圳,其實不然。從我的角度來說,我是在積極的尋找深圳發展的短板,促進深圳的變革和改良。深圳是個年輕的城市,但過早的彌漫了一股腐朽而沒落的氣息;深圳是個創業型的城市,但是未富先貴,窮奢極侈;深圳是個充滿機會的城市,...[查看全文]

2008 01/09

牛刀:首都中心論讓北京的開發商對房價走勢集體誤判

  深圳人去北京,一般會講上北京;而北京人來深圳,一般會講下深圳。仿佛約定俗成,而又積習難改,這就是我這次兩上北京的感慨。 最可怕的是,在一虎一席談現場,居然有年輕的白領也深深的染上了這種固有的積習。原話是,中國就一個北京,是政治中心嘛,是全國...[查看全文]

2008 01/24

牛刀:取消戶籍對一線城市房價的影響

  國家發改委專家建議:今后三到五年內取消戶口制度。很快就有網友要我命題作文,絕之不恭,只好談點一己之見,不當之處,歡迎拍磚。 中國的戶籍之弊端多多,無需我再評說。而要把這個沿襲了五十多年的體制予以取消,卻不是那么容易。我想取消戶籍制,至少有這...[查看全文]

2008 01/14

牛刀:2008中國房價開始滾雪球式下跌

  就在王石為自己的正確觀點糾錯時,央視接連不斷的開始揭露北京房價真相,并指出北京房價從2007年10月就開始下降,不存在只是量縮的問題。聯想起那天在一虎一席談現場,一個年輕的大學生拿著自己幸苦找來的20多個樓盤的數據,他哪里想到自己找到的都是掛牌價...[查看全文]

2007 12/02

牛刀:二線城市房價會否雪崩

  雪崩這兩個字,對中國樓市而言,真是有著無窮的含義。既不代表房價全面狂跌,這種局面是政府不愿意看見的;也不代表房價局部回調,因為不符合樓市發展趨勢;雪崩兩個字,象征著局部狂跌,然后在前期投機過度的地方引起連鎖反應,是局部的是狂跌的是擋不住的...[查看全文]

2007 11/22

牛刀:房價,理性和哈姆萊特

  博客深圳的編輯不辭勞苦,從我的好友老生阿泰那里聯系上我,讓我對目前深圳樓市的僵持狀態發表一點看法。受命作文,猶如臨陣磨槍,不管紅纓是否系好,也不得不上陣了。 關于房價,現在已經沒幾個人能說得清,何況面對深圳樓市的一地雞毛:中介倒閉,成交萎縮...[查看全文]

2007 10/04

牛刀:大肆圈地的開發商可能面臨重拳

  種種跡象顯示,大肆圈地的開發商將面臨中央政府的重拳打壓。這一次的重拳不僅僅限于宏觀調控,可能包括放開土地管理的尺度。也就是說,中央政府迫于無奈,很有可能放開18億畝的限度,為了城市化進程的需要。 堅持18億畝農耕地是1985年的戰略。中央領導陳云同...[查看全文]

2008 01/06

牛刀:那叫死扛——的哥眼里的北京房價

  這天,剛出首都機場,一大溜的士正等著呢?所以,一上車我就問:怎么沒人啊?的哥是個壯小伙,很快就和我聊開了。 我可是等了兩小時,每逢節日過后幾天,航班都特別少,的士又多,如果不是送客來,我還有別的活兒呢。 誰說北京冷?一點也感覺不到,你看我還...[查看全文]

2007 11/16

牛刀:中天置業用麥芒捅破樓市泡沫

  中天置業老板蔣飛的大名,看來將與這一場即將爆發的樓市危機一樣,永載中國房地產的史冊。其實失敗并不可怕,尤其是在這種大面積衍生泡沫的樓市環境之下,一個小小的專做三級市場的中介公司要想不敗其實很難,關鍵是要敢于面對。蔣飛的錯誤在于,不僅不敢面...[查看全文]

2007 11/13

牛刀;春之聲——聆聽建筑的旋律

  就這樣越過冬天 沖破寒流的鐐銬 一切都在萌芽 我以春風為馬 我是以春風為馬的歌手 撲面融化春寒的料峭 誰都渴望傾聽春天 傾聽都市中的繁華 當春風慢慢的暖了 江河解凍 枝頭初綠 那座巨大的豎琴在和都市閑聊 不需舞臺 不用燈光 自然的琴師最好最好 我是以春風...[查看全文]


浙江快乐12软件下载